发包人迟付工程款,承包人应主张利息还是逾期付款违约金
2019-08-23 15:55:15   作者:雒磊律师   点击:

1

问题的引出:逾期还款承担的违约金是逾期利息吗?

 
    众所周知,利息属于法定孳息。孳息指物及权利所产生的收益,法定孳息即基于法律关系所产生的收益。所谓收益,指以原物或权利供他人利用而依据法律规定取得的对价。
 
    《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储蓄管理条例》第三条规定,储蓄是指个人将属于其所有的人民币或者外币存入储蓄机构,储蓄机构开具存折或者存单作为凭证,个人凭存折或者存单可以支取存款本金和利息,储蓄机构依照规定支付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活动。因此,利息应基于借贷或储蓄(对于存款的法律性质,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对其定性亦有区别,因该性质并非本文所要讨论的问题,因此不再赘述)这两种民事法律行为而产生。
   
    同时,笔者认为,借款人向出借人支付利息系依据约定履行合同义务的行为,前提是当事人对支付和收取利息达成一致意思表示,且出借人主观追求并希望该结果的发生。当存在逾期还款行为时,借款人应就该行为承担违约责任,这种基于违约获得的损失赔偿并非是出借人所希望和追求的结果,其只能无奈的被动接受。所以,即便双方约定了逾期还款的责任承担标准或者出借人主张比照借款期内约定的利息标准支付违约金,均不宜将其称之为逾期利息。
 

2

如何界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垫资行为的法律性质?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是否存在借贷关系呢?答案是肯定的,即垫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下称《司法解释一》)第六条规定,当事人对垫资和垫资利息有约定,承包人请求按照约定返还垫资及其利息的,应予支持,但是约定的利息计算标准高于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部分除外。当事人对垫资没有约定的,按照工程欠款处理。当事人对垫资利息没有约定,承包人请求支付利息的,不予支持。笔者对该规定持保留意见。
  
    垫资行为的出现是因为发包人所筹措的资金无法满足建设需求或其不愿承担资金投入成本,而与承包人约定,由承包人先行垫付建设资金,当约定条件成就时,发包人向承包人偿还借款的行为。究其本质,垫资行为应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过程中,合同双方基于该建设工程产生的借贷法律关系,即双方存在两个法律关系:一为建设工程施工法律关系;二为借贷法律关系。在借贷法律关系中,承包人为出借方,发包人为借款方,既然双方为借贷法律关系,就应当按照借贷法律规范进行调整。但需要指出的是,承包人之所以同意垫资,一方面是迫于承揽工程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通常情况下,其可以从所建工程中获利,以此弥补其垫资损失。故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垫资行为又与普通的借贷行为存在不同之处,因此,如双方对于借贷利息约定不明,则承包人无权要求发包人支付利息。
 

3

垫资行为中涉及的利息与违约金应分四种情形分别处理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垫资行为涉及的利息及违约金应分四种情形进行处理:
 

其一:

      当合同约定了垫资期内的利息且利率未超过法律规定的上限时,该约定应受保护;
 

其二: 

    当双方未对垫资期内的利息进行约定或约定不明时,不应支持承包人要求发包人支付利息的诉请请求;   
 

其三:

      当超出约定的垫资期时,承包人可向发包人主张逾期还款违约金而非利息,如合同对逾期还款违约金有约定时,依据约定处理,且不受法律规定的年利率24%的限制。合同对逾期还款违约金没有约定时,承包人可以主张参照合同约定的垫资期内的利息标准,要求发包人支付违约金,且同样不受法律规定的年利率24%的限制(即如当事人约定垫资期内发包人向承包人支付30%的年息,则在垫资期内超出法定借款利率上限的部分不予支持。而垫资期届满后,支付违约金的部分可以适用)。只有让违约方为违约行为承担较守约更重的责任时,才能促使当事人切实履行合同义务,否则必然造成变相纵容和鼓励违约行为的发生;
 

其四:

    当合同没有约定垫资期内的利息亦未约定逾期还款违约金时,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其系法条表述)利率标准计算违约金。

 4

 对于发包人的欠付工程价款行为,承包人应主张逾期付款违约金而非利息

 
      《司法解释一》对于迟延支付工程价款的法律责任进行了明确。该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该规定认为,当出现欠付工程价款的情形时,承包人可以向发包人主张利息。笔者认为,该条规定有待商榷,当出现欠付工程价款的情形时,承包人应主张逾期付款违约金而非利息。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存在两种情形,可能将工程价款转变成为借款。其一,发包人与承包人在签订合同时约定,如发包人欠付工程价款,自某时间节点起,应付工程价款转为借款;其二,当欠付工程价款的情形发生后,经合同当事人协商,将欠付工程款转为借款。只有发生上述两种情形,合同当事人通过意思表示,变更了法律关系时,方出现要求支付利息的可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规定,借贷双方没有约定利息,出借人主张支付借期内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二十六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如果将欠付工程价款的损失请求权基础定性为利息,则必将造成《司法解释一》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之间的冲突。即当事人能否将欠付工程价款利息约定在24%以上并得到法律保护,以及当双方未约定利息支付标准时,是否应当支付利息的矛盾当中。
 
      迟延支付工程价款是一种违约行为,该行为对守约方造成实际损失,违约方应就该行为承担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即逾期付款责任。《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由此可见,合同法未规定支付利息是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即法律赋予了合同当事人对违约责任最大限度的意思自治权,只有当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或低于实际损失时,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才可依据当事人的请求予以调整。如果将迟延支付工程价款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表述为支付利息,则与现行法律规定相悖。因此,对于迟延支付工程价款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既不应表述为利息,亦不应受《民间借贷司法解释》调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法,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该司法解释亦规定逾期付款应承担违约责任而非支付利息。《合同法》第一百七十四条规定,法律对其他有偿合同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没有规定的,参照买卖合同的有关规定。因此,将迟延支付工程价款的损失赔偿请求权定性为基于违约行为所产生的损害赔偿法律责任,既有理论基础又有法律依据。即便当事人在合同中将该违约责任表述为支付利息,亦不影响对其法律关系的定性及违约责任的承担,但应在裁判文书中对其进行释明与纠正。

 5

结语

      简而言之,对利息和逾期付款违约金加以区分,其意义并非表述上的更加严谨,而在于如何进行法律适用,只有对二者的实质进行剖析,进而予以规范,才能充分体现诚实信用原则,从而维护交易公平。